劉永仁個展 :呼吸深域

 

  • 展覽內容

  • 新聞稿

  • 創作自述

  • 藝術評論

  • 影音

  • 展覽花絮

展覽時間:2018-04

 

劉永仁個展 :呼吸深域

Liú Yung-jen Solo Exhibition Deep Breathing Field

 

日期 | 2018/04/21 – 05/20

開幕 | 04/21 (Sat.) PM 3:30

藝術家談會 | 05/05 (Sat.) PM 3:00,與談人: 廖仁義

地點 | 台北紅野畫廊 (台北市中山區松江路164巷11號 / 捷運松江南京8號出口)

 

文 | 項寗

「呼吸」,乃生物維生最基本也最自然的條件,沒了呼吸,將即時面臨死亡。如此關乎存亡的必要現象,其所能探究的領域亦極為廣泛,一如藝評家廖仁義提到:「關於呼吸的探討,可以是科學,可以是哲學,可以是文學,也可以是藝術。」劉永仁的繪畫,自1996年開始,便專注聚焦在「呼」與「吸」之間所堆疊出的宇宙中。對他來說,呼吸是最原始、最簡單,卻也是最複雜、奧妙之事,在氣息的吐納之中,他發現了兩個介質的對話與交流,其中的無限可能,促使他在往後的藝術轉化過程中,從物理上的概念衍生至精神上的實踐,持續探討著宇宙中「呼吸」的思想、空間和精神意義。

 

劉永仁在1990年至1998年期間留學並旅居於米蘭,同時從事藝術創作、研究、展覽及報導,從此時期起,他的創作風格逐漸由具象發展成抽象,媒材亦從水墨轉往油畫,然而其藝術的核心思維依然圍繞著東方精神。自米蘭Brera藝術研究所畢業返台後,劉永仁便開始以「呼吸」概念為長期探究、鑽研的主軸,並身兼藝術家、策展人及抽象藝術推廣者等多個身分,積累至今日逾二十載的抽象藝術語言。

 

簡明的色塊、完美的弧狀、充滿生命感的類幾何圖像,是劉永仁賦予作品最鮮明的形象,他將自然甚至宇宙的一切形象剝離僅剩線條與塊面,觀者可以想像畫面中出現山坡、河流、小屋、星星抑或天際線等,而這些抽象化的自然痕跡,是宇宙萬物的象徵,也是劉永仁跨越自然與精神界的造形方式,他曾提到:「我著迷的形,通常是融化表象之後浮現的異形,那是表形之內真正的內在形,也是拆卸知性功能之後,進入潛意識之內的形」。

 

而在造形之外,複合媒材的獨特表現更豐富了劉永仁有如鍊金術般的繪畫。具有冰冷且堅硬特質的灰藍色鉛片,在暖黃色、半透明的蜂蠟流淌而下後,像是改變其沈重的金屬特性,儘管兩者的融合並非化學變化且仍保留本質,但蜂蠟圓融包含的特點轉化、增益了鉛片的質感,建構出層次曖昧卻又恆久凝結的表象,隱隱展露藝術家對於「呼吸」之後的種種觀點。

 

「劉永仁個展 :呼吸深域」將於4/21 (六) 開始於紅野畫廊展出,大尺幅的複合媒材繪畫作品將帶領觀者走入氣息交換之間的純粹領域,感受色彩和線條的流動,隨著波動晃漾到潛意識中最深邃、最真誠的世界。在劉永仁的繪畫中,「呼吸」之間永遠能創造出「對話」,而「對話」永遠沒有停止線。

 

breath.jpg

 

 

呼吸深域

 

劉永仁 / 藝術家

 

「呼吸深域」是持續思考繪畫與空間的課題,既是思辨剎那即永恆的信念,也是現行創作態度的衍繹。我試圖探究視野開放的機緣,在藝術的轉化過程中,逐漸導引出似非而是的視覺圖像,呼吸與繪畫形成互為表裡的深層態度,我將這種自覺態度作為藝術進展的參照點。我認為繪畫是表達個人對生命的看法,藝術家藉由畫創造視覺形象,然而還須避免陷入既定刻板的窠臼,必須以自由真誠熱情的態度,深入感知藝術的本質。

 

呼吸是一種分子交換或分子滲透分子轉換獲得能量。只要會呼吸的人,就可以創作,差別是有人不相信,有人自願放棄,你可以放棄創作,但不可能放棄呼吸,我兩者都不可放棄,兩者連載一起向前行並持之以恆的續航力。呼吸是一種本能, 也是一種方法,我用本能呼吸固然可以存活,而我用特殊訓練的方法呼吸參入繪畫,更可以深入潛妙之境。呼吸是最原始最簡單的事,也是最複雜最奧妙的事,我捨棄一切的一切最後只剩下呼吸。呼吸是進出的交換,也就是對話,氧氣可以呼吸,思想也可以呼吸,思想是心靈的氧氣。只要從我的作品裡得到感覺,那就是我和你有了雙向的對話,引起感覺而觸發對話,有出有進就有呼吸、就有生命。呼吸是我剝離所有名詞之後所剩下唯一的動詞 ,黃色稻穗堆的三角形,是剝離所有生命物質之後所剩下最原初的安定物。存在的姿勢與環境的拉鋸,是類三角形的任務,類三角形的確要移動,它試著與周圍的色塊對抗,它一直在找出與環境勢均力敵的角度。

 

我著迷的形,通常是融化表象之後浮現的異形,那是表形之內真正的內在形,也是拆卸知性功能之後,進入潛意識之內的形,重新認識這些形象是令人愉悅的,因為那是真實樸素而真誠的。在形與形、色與色相互妥協卡位之後,形成新的秩序和樂章,一切都像呼吸一樣自然而然地發生。我繪畫進展以弧形穿越塊面相互交織,並使其如何顯得輕快又具有深邃量感,巨大的塊面時而星光若隱若現,有透析更有空間暗示力量,塊面在沉默中如何表達優雅的溝通,則是我關注的動向。我相信繪畫藝術是生命創作的樞紐,就像我的呼吸之門,它在千錘百鍊之中昂然存在,在看似隨機與偶遇的空間中構成,卻隱然存在協調與非協調之必要。

 

畫面是生命的提煉,是生命困境及經驗的表達,不是裝飾生活的物品。我被二元化的現象吸引,是否反映我是雙子星座的內在?我問自己但也無解答,任何人都可以被二元對立所困擾,這是社會問題、生命問題、藝術哲學問題。結晶和溶解就是二元性的,呼和吸、有和無、傳承和顛覆、充滿和留白、大與小、圖與地、深藍、鮮黃和天空藍……,如何將這種哲學觀相互流轉,結合自己生命原始力量的結晶形象,在作品中呈現?呼吸流動的星光和類三角形的蓮蓬,彌漫於深層場域,是自然蛻變的漫長旅程,也是生究一體的終極返覆以及綿延無窮的變化。

 

 

天地初開,生氣盎然

劉永仁繪畫作品的物質性與精神性

 

/廖仁義 (藝評家)

  

1.

臺灣的原住民族布農族的見面問候語是「Unina?」,翻譯成漢人的語言是「你還在呼吸嗎?」。也就是說,他們用「你還在呼吸嗎?」來表達「你好嗎?」

這個表達方式,一方面看似原住民的幽默,但另一方面卻也是原住民的生命哲學與自然主義宇宙論。能夠呼吸,就是有生命,有生命就是很好,很好就意味著很多事情都能夠很好。能夠呼吸,就是具有生命,也就是能夠創造。

這份對於呼吸的重視與探索,自古有之,屬於宇宙論的傳統。古代西方的宇宙論是在探討宇宙萬物的起源,當時的思想家曾經分別認為萬物來自水土火氣,而其中的氣,就是認為萬物來自氣,無論是人或者世界的起源或基本元素都是氣,而氣既是生命元素,呼吸也就是關於氣的生命活動。至於古代中國的宇宙論也是在探討天地初始的物質與活動,古代的思想家也曾提出金木水火土五行,其中雖然沒有氣,但是這卻又意味著氣不只是物質,而是高於物質之上的另一種原理,因此,日後在道家與儒家思想之中,氣是介於肉體與精神之間的生命原理,得以達成心物合一。也就是說,東西方的思想傳統都曾經致力於探討氣,也都重視呼吸這個屬於宇宙萬物的生命活動。

關於呼吸的探討,可以是科學,可以是哲學,可以是文學,也可以是藝術。藝術家劉永仁的繪畫,長期以來都是關於呼吸的探討與表現。

 

2.

1958年,劉永仁出生於臺東縣池上鄉,徜徉在花東縱谷的平原與高山之間,呼吸著世界最源頭、最新鮮的空氣。1979年,進入文化大學美術系,專攻水墨創作,紮下具有東方精神的藝術思維的基礎。早在求學期間,就曾多次舉辦水墨作品展覽,表現出東方文化尋根的企圖心。1983年畢業之後,繼續專研水墨媒材,試圖從傳統性延伸到現代性,此一期間,也曾任職於文建會,擴充了他對於藝術的時代視野與國際視野。1990年,他決心前往義大利攻讀藝術,從此創作方向也逐漸從具象朝向抽象,特別在1991年進入米蘭的Brera藝術研究院以後,他開始從事藝術觀念的探索,而創作媒材也從水墨轉往油畫,但是藝術思維的核心仍然維持東方精神。1995年,獲得Brera藝術研究院碩士學位。1996年返臺之後,隨即在致力於推動當代藝術的臺北帝門藝術教育基金會舉辦題為「深度呼吸之複次方」個展,開始提出呼吸概念做為他藝術創作的核心思想。

過去二十年的時間,劉永仁持續以呼吸做為主題,從事繪畫創作,也舉辦展覽。繪畫作品的構圖與色彩日益精進,關於呼吸的藝術思維日益成熟,如今已然形成他獨具特色的個人風格,為戰後臺灣美術開創一個新的路徑,尤其為抽象繪畫建立一個能夠從物質性朝向精神性的美學視野。

 

3.

做為一個專業的藝術家,劉永仁能夠以深厚的材料研究做為基礎,達到更紮實與更深入的精神高度。

劉永仁的藝術創作,曾經從水墨走向油畫。這項改變,讓他對於媒材的物質基礎有著敏銳的觀察與反省。事實上,這項改變並不是他捨棄東方,別戀西方,而是他將自己對於精神向度的探索從東方媒材延伸到西方媒材。也就是說,固然精神向度的探索是他關切的主題,但是他並不認為這個向度只能透過東方媒材去表現,而是認為只要是掌握到東方精神向度的核心,即使是西方媒材也能達到自己追求的精神高度。因此,在他從事西方媒材創作以來,他便走進西方繪畫的歷史源頭,回到畫布油畫出現以前西方繪畫更古老的起源,看見壁畫的物質平面,看見木板畫的視覺樸素,尤其是他也看見中世紀以來煉金術的顏料奧秘。

基本上,劉永仁的藝術創作可以簡單稱為油畫,但詳細去看,我們卻會發現他的繪畫基底媒材並不是單純的畫布,有時是木板,有時是木板與畫布再加上金屬薄片,使得繪畫基底增加這些媒材的物質性所能產生出來的視覺層次、結構層次與意義層次。同樣的,他的繪畫的顏料媒材也不是單純的油彩,而是他精心融入蜂蠟而形成的顏料,使得色彩與光澤產生出視覺的半透明性與溫潤感。這些媒材的物質性,在他的精確研究與掌握之下,透過專業的技法,能夠讓他的繪畫表現出獨特的精神性。天地初開,生氣盎然。

 

4.

劉永仁的繪畫,致力於探討呼吸。這種呼吸不只是人類的呼吸,也是自然萬物的呼吸,更是宇宙整體的呼吸。因此,他的繪畫不會以具象的圖像或抽象的符號去表現呼吸,也不會針對單一生命或景物去賦予呼吸的圖像或象徵。我們必須以他對的呼吸的理解與解釋做為基礎,重新學習觀看,才能看見他的構圖與顏料的布置與鋪陳。

既然不是寫實的風景畫家,他的宇宙就不會是在透視法的空間範圍之中,所以他的構圖沒有三度性,而是一個平面性的版圖,他的宇宙與生命現象就是在這個平面的版圖上發生。就好像一個農人,他是在雙腳立足的土地上耕田,他的土地不會是立體的空間;就好像許多民族最早的畫家,他們只是在一片岩壁上進行石雕,他們的土地向著身體活動的每一個地方開展,他們並沒有要去建構三度的空間與形狀。劉永仁的繪畫構圖,正是這種行走活動的開展,而不是一個立方體或者圓球體;他看見的宇宙沒有隱藏,宇宙就在我們雙腳可以走到的地方,而視覺也是在這個方位發現它的版圖,不須藉助於幾何學與透視法。

或者,拿著繪畫工具的時候,劉永仁就是畫布或繪畫基底媒材上的宇宙耕種者,他在這張平面上看見宇宙,他為宇宙的呼吸活動樹立地標,於是就成為一幅幅的繪畫。對劉永仁而言,能夠呼,吸就能夠發生意義;能夠發生意義,就是創造。或者也可以這麼說,能夠呼吸,才能繪畫。能夠繪畫,就能夠賦予宇宙更高的精神向度。呼吸,讓宇宙從物質性轉化為精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