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滴兒 ‧ 拉福斯」– 曾怡馨個展

 

  • 展覽內容

  • 新聞稿

  • 創作自述

  • 影音

  • 展覽花絮

展覽時間:2016-12

 

麥滴兒拉福斯曾怡馨個展

My Dear Lovers – Yi-Hsin Tzeng

2016/12/10 – 2017/1/8  

 

開幕茶會∣2016.12.17(六) 15:00

 

mydearlovers300.jpg

 

曾怡馨自2009年起,便開始以塗抹、遮掩、去除等行為創作了一系列的「去臉」作品。受到美國資本主義啟發,她去除過雜誌模特的臉、改造情色女星的外貌、塗抹政治人物的面容或重製娛樂藝人的肖像,詼諧戲謔地試圖改變這些人臉所代表的文化符碼,藉由不同身份進而連結了政治、性別、美學及文化差異等議題,其延伸出的系列作品,更以刪除、破壞、再創造等手法,重新定義圖像人格與流行美學。「去臉」引發出廣泛的思考語彙,而此次,曾怡馨以記憶為出發點,將生命中曾經緊密重要卻嘎然停止的關係、曾經清晰卻被時間抽離的臉龐印象,用繪畫及物件記錄最深刻的瞬間。

 

從過往關注的社會價值轉而深入探討自己的生命軌跡,曾怡馨由外而內地重新以最純粹的繪畫觀看記憶影像。展覽「麥滴兒拉福斯」中,藝術家用既淺顯又隱晦的語言打開創作主軸,一幅幅缺乏臉部辨識度的人物形象,皆在她生命裡或長或短地駐足過,曾怡馨以記憶刻畫那個逝去的過往,並陳列過去的相關物件,試圖呈現曾經某個不經意的當下。而同時,她也對繪畫、記憶、過去與未來提出了時態矛盾的質疑,當過往事件的記憶因為時間流逝而不再真實,那事件的時間點是否依然吻合?當藝術家用不同時態的記憶與物件,組成出的回憶對象,本質還會一樣嗎?曾怡馨藉由繪畫重現難忘的瞬間,但記憶資訊伴隨著時間洪流而逐漸消逝,在一張張被覆蓋的臉底下,人們又該如何定義繪畫的時態與真實呢?「麥滴兒拉福斯-曾怡馨個展」將在12/10(六)展出於紅野畫廊,邀請觀者一同欣賞藝術家的生命旅程。

 

曾怡馨,1979年出生於台灣台北,2010年取得美國沙瓦納藝術學院繪畫系的全額獎金碩士學位。2013年曾入圍路易威登LV台北藝術徵件決選,並在2015年以個展《超・女孩Hyper Girl》獲得第十四屆台新藝術獎第一季提名。作品多次展出於國內外展覽及博覽會,包含美國、哥倫比亞、澳洲、法國、瑞士與台灣;同時獲選多項藝術家駐村計畫與獎助,如紐約伊莉莎白基金會、芝加哥Ox-Bow藝術村、文建會水磨坊、台北藝術進駐出訪紐西蘭、蒙馬特藝術村與雲門舞集第八屆流浪者計畫。

 

 

  

創作自述

 

英文老師說:在敘述過去的事件時,若提到未來則要用 will 的過去式 would 來表示,這乃是為了維持句子的一致性。

 

自2009開始,我迷戀上“去臉”(defacing)這個行為,它一直延續至今.從一開始單純好玩的嘲謔行為,引發在流行雜誌模特兒臉上胡抹一番的衝動,進而收集成冊再製成“複製流行”的出版計畫;過程中,我去過政治人物的臉、情色女星的臉、娛樂藝人的臉.....這一次,我選擇生命中曾經最親近的臉做爲展覽主題,這些曾經與生命極度靠近卻慢慢疏離消逝的臉,那些曾經與生活密合卻嘎然抽離的臉。

 

他們像紀念肖像般一一懸掛在牆上,高高低低、左左右右,我無法勾勒他們的精準樣貌,也無從考據他們現時的形象,他們試圖用我以為的樣子活在我的記憶裡;因為離去,所以記憶;當我用現在的記憶填充那個逝去的事件,同時並列過去相關的紀錄物件,我的記憶和逝去的事件是否還在同一個時態裡?每個人與我生命交集的時間不ㄧ,有的極短,有的頗長,但不知為何我總只記得某個當下;某個特別閃亮動人抑或微不足道的時刻,可能是腳邊綠茵茵的草坪、手腕上碎碎花的車線抑或高壓電塔旁的一抹搖曳蘆葦。

 

藝評家王柏偉在其“時間、記憶與漫長的告別“一文中對記憶作用機制提到:“...如同某個人或某件事的逝去一樣,瞬間讓「能量流」在這裡斷裂了,就是這個「無法逆返的時間點」在時間層面上將「過去」與「未來」兩者區分開來:我們無法再度從那個人那件事那個影像「自身」獲得任何新的資訊,不管是投影影像的清晰度還是對某人的印象,都隨著「從過去到未來」的時間方向喪失它們原有的資訊量.....並重新開始編織一個屬於觀察者自己的回憶網絡,然而,我們必須注意到,這個回憶網絡是一個「新的過去」。” 我稱之為過去的未來。

 

我慢慢地發現其實我的行為不是在“去除”,而是在“覆蓋”;他們一直都在,從眉毛、眼睛到嘴角,從未改變;雖然你看不到,但他充其量只是蓋上不同的形式或圖案,一層又一層,從未忘記,只是用另一種形式活著,不停生長。這裡我稱之為未來的過去。

 

藉此展感謝那些曾經在我生命中留下深深淺淺、大大小小痕跡的拉福斯。

 

2016, 曾怡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