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目的不明確」- 莊培鑫個展

  • 展覽內容

  • 新聞稿

  • 展覽自述

  • 影音

  • 展覽花絮

展覽時間:2016-03

 

旅行目的不明確 Travel Without a Clear Purpose
2016.3.5 - 4.3

開幕茶會:2016.3.5  PM5:00-7:00

地點:紅野畫廊(台北市中山區松江路164巷11號)
時間:10:00-19:00 / Tue-Sun

 

一直以來,莊培鑫擅長以〝置換、拼貼〞等手法反覆地思辯著「存在的虛實」,在其置換時間、重組空間所建構出的科幻場域中,觀者得以對自我的內在真實作一場思辨遊戲,與其作品走向未知的彼方,如同2016莊培鑫的全新創作《旅行目的不明確》,以一次旅程中的隕石坑為起點,當他置身於其中,地熱蒸氣的散發模糊了時間的流動,仿若隕石才剛與地表發生碰撞,巨大的能量讓星球產生了起伏,餘溫似乎未曾離開,在這煙霧迷漫的虛幻劇場中,等待主角「隕石」再次登場。

 

莊培鑫在《旅行目的不明確》展覽中共有四件裝置創作,分別以隕石、熱、光及場景來探討,並用平面繪畫串聯整個展覽的故事性,我們可以在他的作品中讀到關於真實與虛幻的交織,這是藝術家提出的疑惑,也是對觀者的提問。隕石確實曾經來到,並且留下痕跡,但卻沒有人看過真正的它,那這又該如何界定隕石是否存在的標準?莊培鑫利用科技重現隕石坑的自然元素,考驗著我們以何種角度去思辨真偽,如同各種影像紀錄、電影、戲劇般,在這些影像故事的構築下所遺留的,是否能當成真實存在的證據呢? 到底是真實帶出虛幻的假像,亦或是荒謬讓我們看到幻滅的真實?

 

藉由此次創作,邀請觀者共同遊歷未知的幻妙。

 

莊培鑫1985年生於台北,畢業於中國廣州美術學院油畫系 第四工作室。他返台後除了平面繪畫的創作外,也開始進行一系列裝置藝術的計畫,他匯集影像、繪畫、裝置等不同媒材同時呈現思想主軸,多角度的述說方式使他的創作豐富多元且往往耐人尋味。

 

 

不久前,我去了一趟冰島,那兒有座巨大的隕石坑,我走進隕石坑底,躺在那寬闊圓形中央:冰島的地熱使得一陣微微的溫暖透過地面傳達到我的心理,就像那已然不再的隕石才剛剛離開一樣——一抹才剛離開的身體餘溫。我想起隕石終究是飄蕩於虛空中的物質團塊,在那無垠的宇宙中緩慢的旅行者,在偶然間來到地球;在大氣層的摩擦、蒸發與地面撞擊之後,化為一道強烈的光線與能量。抵達後的它就此消逝在人們的視線之中,僅留下一塊得以被後人遙想的坑洞。

無目的旅行既危險,又浪漫,之於我彷彿帶有種特殊的魔力。我在那隕石坑裡躺了許久,想著那曾經的隕石或流星劃過天際的模樣,抑或其到訪地球時的驚奇與意外。

我又想起,友人X曾經耗費了許多時間計畫了一段為期不短的旅行,卻又在最後申請簽證的時候,被一句「旅行目的不明確」為由回絕了她的夢想。為此,她哭了很久很久。

旅行是需要目的的嗎?又或者其真正燦爛的正是那帶著隨機與冒險,無法預估其中點的漫遊,且飽含著高張的能量,以及終結時刻的燦爛光輝?

相較於隕石坑的持存,隕石撞擊不過是一個巨大能量四處噴發的瞬間,未曾親歷的我們難以想像那個瞬間所能帶給我們的感官強度,僅能透過幻想去拼湊那可能的超越性力量。幻想、想像,抑或虛構、我心中的想像、友人的遭遇,以及歷史性的場景,其究竟是種通過各種資訊拼湊而成的幻見,還是一種可能的真實?我們何以對著這主角已然缺席的環狀舞台(隕石坑)投以適切的想像,並拉開其中的感性維度?

虛擬現實,亦或虛構,在現今的大眾視覺文化產業中已是普遍性的手法,無論任何場景我們都能夠過一片藍布與電腦技術將其化為如實般的視覺經驗。然而藍幕總需要座標以對應真實演員的動態,於是藍幕與其座標也成為這則創作故事中的重要座標——主角缺席的戲劇性場景,其中破碎的真實性,以及其中用以標示位置的科學嘗試——那或許已然是我們今日的現時,即便我們從未可能抵達那個時空迸發的瞬間亦然如是。

我持續幻想著隕石、流星、隕石坑、旅行目的不明確,以及可能的各種想像。其中有太多未知與神秘在等待著我們;與此同時它也不僅是想像,而是有著十分具體的坑洞,又或者,外交部事務局的回絕通知。因此我開始建構一種旅行目的不明確的浪漫旅行,想像著它的過程與種種遭遇,其主角是一顆不可見其真身的隕石。在此其仿若鑲嵌在我們真實的生活之中,正如我們也總是在人生的過程中努力找尋行進方向,同時隨時準備與未知的意外相遇一般。

在此,隕石或許是我腦中最燦爛的比喻,我想像著,同時也邀請你們一同參與我的想像,又或者,另一種親歷與偶然的迷人過程。

 

莊培鑫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