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しさと現実」篠山紀信攝影展-展覽論述/ 撰文:黎巧倩

廣角下的永恆 娉婷少女與城市哀愁 轉瞬間的虛實人生/撰文:黎巧倩

篠山紀信(Kishin Shinoyama)是誰?攝影藝術家?專拍名人的攝影師?還是日本警方眼中的公然猥褻犯?

攝影發明之初,不少人相信鏡頭懂得「攝人心術」,是個奪取人類的靈魂的妖怪。也許作家三島由紀夫就是被篠山紀信攝了心,拍攝完「自殺前的儀式」,弄假成真地讓這件作品成為一代作家死前的紀錄片!到底篠山紀信有什麼魔法竟讓清純可人的少女宮澤理惠寬衣入鏡?亦或是讓憂國憂民、著作等身的三島由紀夫決心終結自己的生命?其實,篠山紀信除了拍攝爭議性的作品之外,他也熱愛傳統文化,紀錄相撲場上的力士以及歌舞伎演員的幕前幕後。

東京,猶如任何一個國家的國都,是年輕人的追夢天堂。1940年生於東京新宿、大學攻讀攝影的篠山紀信,目睹城市的發展與變遷。六零年代即以超現實主義的方式拍攝出文明與純真自我的強烈對比–袒胸露乳的女子們突兀地顯現在城市或郊區的公共場所,無羞赧地注視觀者你我;朣體散發著鮮明詭異的曝光色調,好似青面獠牙的猛獸。七零年中,篠山紀信為女明星與模特兒攝影,畫面猶如巴洛克時代的繪畫,環伺在昏暗的光線下的人物是個溫暖的發光體。此時開始專注女性裸體的主題,挑戰日本當時的社會風氣,爾候國際才驚覺日本人對於攝影已有了全新的概念。不喜歡為人隨意拍攝的篠山紀信,認為刻意安排之場景才能激起模特兒心中最眞摯的情緒。在這個充斥物質至上的虛偽年代,人性的美與善就像篠山紀信鏡頭下的少女青春,是那麼地令人嚮往,也令人懷念…